去年按每斤5毛5收的

2020-11-28 00:13

价值三四千元的大学专业教材,毕业了只能按每斤0.4元的“白菜价”贱卖……又到大学毕业季,长沙理工大学附近的小贩黄志刚就为这犯了愁,几乎每天都有即将毕业的学生把八九成新的教材卖给他,而他手头连上一届学生的旧书都没卖出去,价格越压越低。眼看八九成新的课本作废纸卖,学生们也觉得心疼。昨日,记者在长沙各高校调查了解到,不少师生建议教材循环利用,以减少浪费。

黄志刚住在长沙理工大学云塘校区附近,平时做点废品买卖。每年7月初,大三学生们搬到金盆岭校区去,不少学生会把搬不动的书卖给他。“本来指望卖旧书能挣点钱,去年按每斤5毛5收的,没想到处都有学生卖旧教材,价格狂跌,亏了!”黄师傅说,现在手头还有上千公斤的旧书堆在杂物间里,都是上一届学生留下来的。

“大学四年只有三成教材是我从头到尾细看过的,剩下的几乎都是新的。”长沙理工大学的毕业生李骁勇说。学生们普遍认为,教材存在多发滥发的情况,仅以两年英语必修课为例,学校就发了14本教材外加2套试卷和2本练习册,而同学们上课常用的就只有4册课本。

不仅在长沙理工大学,河西的多所高校都有类似情况。湖南大学的陈立峰同学告诉记者,因为旧书量大,湖大附近的二手书市场收英语书之类的价格也只有每斤0.5元,专业课本的价格高些,每册5到10元。

课本循环利用是否可行?记者了解到,不少学校要求每门必修课必须使用设定范围内的教材,原则上不主张教师自编教材或讲义,找不到合适教材的老师只能是差中选优。另外有不少高校原则上要求各专业使用近3年出版新教材,有学校甚至规定新教材的比例应达到50%左右。只要相关领域有新的动态,教材必须更新。另外,高校学生众多,课本回收之后的保存、消毒等环节都麻烦。这些都为教材循环使用带来重重阻力。

记者从长沙理工大学教务处了解到,各学院必修课教材须由学校教材供应中心统一订购发放,学校目前只允许学生自备选修课的教材,湖大等河西高校也是类似情况。有的老师上课全凭自己备课,基本不用课本。“就算要用教材,学生为何不能用上一届用过的课本?”在记者调查中,约有九成受访师生提出这样的质疑。

Copyright © 2017 吉林省集安市秉维餐饮服务有限公司 - www.itpassbible.com